刘超

联系我们

姓名:刘超
手机:13810135378
邮箱:13810135378@126.com
证号:11101200310131817
律所: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10号兆泰国际中心A座12层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

首页: 律师文集 > 合同诈骗> 正文

合同诈骗

唐骏校友禹晋永的“虚假帝国”


来源:北京专业合同律师 网址:http://www.vipbjhtlaw.com/ 时间:2016/10/7 9:22:41

  起底禹晋永

  禹晋永的十年“成功史”,恰与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成长对应。在这个由土地与资本构成的产业中,依靠“空手道”于银行、地方政府之间辗转腾挪的,远非禹晋永一人

  在被媒体曝光涉嫌虚报注册资本和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后,中国世代投资控股集团主席禹晋永先以“谣言”笼统回应,继而发表律师声明,将媒体报道斥为失实,声称或对几家媒体与个人提出5000万元的高额索赔。

  这位西太平洋大学工商管理学博士,在他的校友唐骏身处“学历门”漩涡时,曾高调公开声援,未料“给唐总补了一枪”并引火烧身。

  自2000年左右从故乡四川来到北京,此后十年的“成功”史上,利用媒体进行包装,并将知名度转换为“生产力”,禹晋永一直如鱼得水。但这一次,局面已然失控,那些曾经耀眼的光环终成“人肉搜索”的把柄。

  “禹晋永事件”已超乎学历、经历、捐赠、头衔等方面的造假,“不再是道德层面的问题了,他已经涉嫌犯罪。”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认为。2010年7月23日,吴丹红以公民身份向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报案,目前尚未获公安部门立案。

  据《财经》记者在北京、梁山、天津、重庆调查,除文首两桩丑闻,在被黄光裕解雇后,禹晋永还涉嫌在天津、重庆等地以空壳公司洽谈政府重大工程项目,最后均因无力消化而流产,前期的巨大投入最后被当地政府埋单。

  而在这张画饼不断膨胀的过程中,未经核实的媒体报道、急功近利的地产商人以及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迫切心态,皆是其生存土壤。

  以禹晋永为镜,映照出的是房地产行业的混乱一面,此道“高手”亦远不止他一个人。

  禹晋永身陷“诈捐门”

  一宗罪:诈捐希望小学

  王小山在2010年7月15日的微博中称,禹晋永对四川江油市太平镇龙门小学的捐助两年多一直没有到位。王小山说:“如果今天之前,该小学已经建好,禹晋永320万捐款全部到位,我自费在绵阳日报和人民日报就此事,也仅就此事向他道歉。”王小山表示,自己与禹晋永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没有见过面。微博上的内容全部来自网上搜集到的信息,而这样做纯粹是因为自己很爱较真儿。

  灾区小学援建资金来源中途变更

  记者找到当初负责此事的江油市太平镇第二中心小学的雷校长。他告诉记者,龙门小学是中心二小下属的一个村小学,2008年地震后,江油市曾规划用63万元对该小学进行重建。“当时确实有一个北京的企业曾许诺为学校重建出资50万,但后来资金迟迟未到,事情也就黄了。”雷校长回忆,当时这家企业曾以小学的建设图纸不行为由,要求重新出图,但最终,款项也迟迟未到。“我们的重建任务很紧,事情不能一拖再拖,市里就又找到民盟河南省委出资援建了这所小学。”

  江油市教育体育局负责重建工作的杜老师称2008年,有一家“北京现代控股公司”曾答应捐助龙门小学。“但事情拖了很久,最终这家公司说金融危机没钱了,我们就找来民盟河南省委对龙门小学进行了援建。”杜老师告诉记者,这家公司的老板他始终没见过,至于“北京现代控股公司”和禹晋永是什么关系,他也不知道。

  在江油市发展和改革局网站,记者查到2010年6月该局《关于同意变更太平镇龙门村小重建教学用房项目资金来源的批复》。批复中称,由于北京现代控股公司退出援建,经研究同意将原项目资金来源变更为:民盟河南省委援建。并追加8.6万元用于项目建设。太平镇龙门村小在民盟河南省委的资助下已经完成重建,并早已复课。

  二宗罪:诈套土地

  就在禹晋永更多的“华丽”身份逐渐暴露于媒体的聚光灯下之时,《每日经济新闻》却发现了他另一个已掩藏了7年之久的“命门”——记者沿着禹晋永的履历“路径”连续数日在多地展开独家调查后发现,就在施耐庵笔下《水浒传》故事发生地“水泊梁山”的山东省梁山县,当地国土资源局向《每日经济新闻》指证,禹晋永及其兄弟禹晋川所拥有的梁国用(2003)字005号、梁国用(2004)字第007号等3份国有土地使用证为“伪造”;记者同时发现,禹晋永正是凭借着子虚乌有的梁山县1500亩土地随后又在北京设下了一场1.2亿元的“圈套”。

  投资之局10亿元“画饼”意在谋取土地

  当唐骏疲于应付“学历门”之时,他的校友禹晋永却正忙着借凤凰卫视、北京电视台等媒体力挺唐骏,同时力挺美国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光环”,这是因为他自己也拥有与唐骏相仿的“成功历程”。

  禹晋永此前在接受受访时曾表示,他在2004年“8·31”土地大限之际动用近50亿元收购、控股25家房地产企业,储备土地接近600万平方米。2006年7月4日,他在香港以10亿港元注册成立世代控股。此外,禹还与重庆市大渡口区签下投资协议,计划在钓鱼嘴修建385米的双子塔高楼,并享有9600亩土地的开发权,“总投资将近440亿元,资金全部自筹解决”。此外,据称禹在天津也有投资额高达260亿元的项目。

  但在7月15日这一天,当梁山县经济开发区办公室主任李海英听到这些时,只是讥讽地苦笑了一下。她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禹晋永2002~2003年期间也是采用了类似的手段给梁山县画了一个投资10亿元的“大饼”。

  三宗罪:虚假出资偷逃税务

  禹晋永公司被法学教授举报6年零纳税2010年7月23日下午,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以公民身份,正式向北京警方举报房地产商禹晋永涉嫌诈骗等系列罪名。吴教授把手上关于禹晋永的所有材料,包括他的个人信息、公司注册信息、包括我查到的他北大的博士后造假、他的公司注册资本出入、包括他涉嫌的犯罪,全部列了出来,整个材料大概18页,全部交给了海淀公安经侦大队。海淀分局经侦大队查了之后,说禹晋永在昌平,他的公司好像也在昌平,会把材料转给昌平那边。

  吴教授举报的内容包括诈骗罪,合同诈骗罪,虚报注册资本罪,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罪,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   吴丹红指称:“我们之前都停留在禹晋永的夸大其词、虚荣、诚信问题上。我觉得,这个已经不是道德层面的问题了,他已经涉嫌犯罪了。不知道你看过《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没有,倒卖土地使用权的(这个报道是指《国土局指证禹晋永1500亩土地证造假》)。

  这里面,他涉嫌倒卖土地使用权罪,涉嫌倒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然后,你看他注册资本,看他香港那个公司。一万港币的注册资本,他说是十亿港币;北京开业的一个公司注册的是一亿多,实际上出资50万。所以,我觉得这里面可能会涉及到虚报注册资本罪,或者是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罪。”对此,禹晋永的回应是:“我每天生活得的很好,为什么呢?因为心里很坦然。”

  四宗罪:国土局指证土地证系造假

  评估日期问题其实只是个小问题

  嘉德联行2003年12月5日发给禹晋永、禹晋川的“致委托估价方函”显示,禹晋永、禹晋川委托估价的对象为梁山凯爱国际高科技工业园位于山东省梁山县杨营镇薛阁村东公明路南侧。委估宗地四至为:东至:陈营村耕地、丁庄村耕地;西至:高楼村耕地、好汉淀粉厂、远洋淀粉厂;南至:陈营村耕地、高楼村耕地;北至:公明路。

  而季茂伦向记者指出,上述地块正是各村委会至今仍拥有的前述集体土地地块。但禹晋永、禹晋川提供给嘉德联行的“估价对象权属界定”却依据梁山经济开发区土地管理分局于2003年8月20日颁发的编号为梁国用(2003)字第005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有土地使用证》,位于梁山县公明路南侧的委估宗地梁山高科技工业的土地使用者为禹晋永、禹晋川;土地等级为3级;工业用地;使用权终止日期为2053年。正是上述地块最终被嘉德联行评估为1.2444亿元。

  在北京市工商局工商登记中,禹晋永、禹晋川共出具了3份国有土地使用证,前两份皆为“梁国用(2003)字005号”,国土部证书编号分别为NO.010546338和NO.010546324,皆显示禹晋永、禹晋川拥有上述梁山1500亩工业用地。

  “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情况,梁国用字号是自国土资源局组建后就一直采用的证号,唯一且只能使用一次,而国土资源部土地使用权证书是从1999年起强制印发,皆附9位数字证书编号,同样也是唯一的。所以,禹晋永这两份国有土地使用证就是‘乌龙证’。”季茂伦称。第3份国有土地使用证指向同一块土地,“土地使用者”则更改为凯爱置业,该证为“梁国用(2004)字第007号”,无国土部自1999年就强制要求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证书编号”。

  国土资源部于1998年9月3日颁发的《关于修改土地证书的通知》明确强调,修改后的新版土地证书自1999年1月1日起正式启用,“凡无国土资源部授权

电话联系

  • 13810135378